网站首页 医疗美容 学校教育 社会舆论 政策法规 人物访谈 房产家居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医疗美容 > 暗访整形医院:在人身上胡乱操作 美胸失败维权

医疗美容

暗访整形医院:在人身上胡乱操作 美胸失败维权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20-09-05 08:56

  广东省医师协会整形外科医师分会主委、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刘宏伟教授告诉南都记者,“广东是医美大省,有着200个公立医院开设的整形美容科,还有超过2000家民营机构,再加上那些地下黑机构,这个数据将更为庞大。因其数量庞大,每年开展的手术量都难于统计,纠纷数就更加难于统计了。”

  除去有关部门应如何更有效监管这个话题,在此前整个医美乱象调查专题的报道中,也反映出相当一部分的求美者不仅在美容整形的科学常识上一知半解,在如协议签署、手术风险评估、证据留存、售后维权等多个方面缺乏相关意识,有的人甚至“协议没看懂就签了”。

  为此,南都记者兵分三路,针对广州市9家大型医疗美容医院的相关流程进行暗访摸底,并邀请业内专家对当前专项检查中发现的关键薄弱环节,以及如何正确进行维权进行了分析。

  针对此前四篇报道中反映的现象,今年6月至7月,南都记者分三路暗访,针对广州市9家大型医疗美容医院进行摸底。

  这需要首先进行专业面诊。在南都记者调查的9家医院中,大部分医院的专业面诊都会有主刀医生在场,但仍有少数医院是由无资质的一般进行面诊——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可向来访客户推销相应的手术项目套餐,还可以直接决定价格和折扣。

  对于理应正常公开的手术项目收费价格,仍有少数医院选择“不公开”。记者暗访时发现,有医院并不主动公开价目表,而是按照客户的需求进行推荐介绍,从而缩减客户的自主选择空间。

  记者的前期调研中,不少前期整形失败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就是因为医院提到了可观的折扣,才下定决定要整容”,在暗访中记者也发现,有占比高达7成的医院暗示或明示“有福利折扣,而且很难得”。设置折扣,确实成为院方招揽消费者的最惯常手段。

  在暗访中记者看到,大部分受访医院均会将医生资质在墙上公开,在卫健委官网上也可查询。而在医生选择方面,超过一半的医院允许客户自由选择医生,也有部分医院会根据项目向客户推荐医生,并称“不同医生整出的风格不一样”。不过,仍有极少数医院是在确定要做手术以后,才由医院安排医生。

  即便是存在优惠折扣,最终的整形费用仍让一些消费者犹豫。如果不能全款支付, 也可以选择网贷啊!”记者暗访发现,几乎所有的暗访医院都与不同类型的网贷平台有联系(类如各类银行、借呗、花呗等),而有过半医院也直接表示,资质审核比较宽泛,大部分人都能, 学生也可以。

  整形手术是不是有风险?答案是肯定的。然而记者对话整形失败的受访者,竟发现对方纷纷表示“医院并没有强调过风险问题,所以自己也比较放心”。甚至还有受访者在前期签署风险告知书、手术同意书等文件时,并不清楚所签署的是什么内容,以为是流程性操作。而在记者暗访的9家医院中,无一主动提及风险 ,甚至有医院表示“手术保证安全”。

  如果术后出现纠纷,院方是否提供维权解决办法呢?9家暗访医院中,有8家医院回避这个问题,仅有一家医院表示,“会有专门的科室处理医疗纠纷”。

  广东省医师协会整形外科医师分会主委、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刘宏伟教授告诉南都记者。现实中,通过专项检查也发现了许多形形色色的医美乱象,手术耗材、植入物来源不明晰是最大、最危险的问题。

  在医美领域里,最主要的问题集中在耗材、植入物的来历不明上,毕竟这一块也是最容易催生利润的领域。

  作为省级医美行业的主任委员,刘宏伟也多次前往省内的各家医疗机构里进行检查,加上从业这么多年,他对整个行业里潜在的乱象有着清晰地认识。“‘返修’和纠纷最集中的领域还是在微整形,这个领域的耗材、植入物品种太多了。好的和差的之间的价格区别极大,而利润也正好体现在了这个差异里。”

  以透明质酸钠也就是俗称的玻尿酸和肉毒素为例,市面上有着几十上百种的品牌。别说求美的患者,就连一般一点行业内医生,可能都无法将其加以严格区分。而不同的品牌,则意味着有巨大的利润空间。

  刘宏伟告诉南都记者,他曾经去一个省内比较大型的医美机构进行检查。结果发现该家机构每月的肉毒素用量只有100支。但实际上,这么庞大的机构,起码在1000支以上。另外900支,这家机构用的什么品牌,打在了谁身上,无迹可循。“都在追求利润的最大化,看到一些其他渠道的产品推广价格很低,能够降低该项诊疗的成本,机构趋之若鹜在所难免。”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乱用、滥用,在刘宏伟所在的医院,现在还住着一个因为注射了不明肉毒素而引发呼吸衰竭,需要上呼吸机抢救的患者。这就是操作医生没有掌握好肉毒素的注射剂量,引发了严重的呼吸道症状。

  “剂量为什么偏差,最大的可能就是一些产品本身对剂量的把控不够规范。明明装着100毫克,却标记为50毫克或70毫克,这谁能掌握。更为关键的是,这些产品在打出后,一些机构往往隐藏了相关的信息,消费者很难进行追溯。”

  刘宏伟表示,从求美者到患者,真的也就是一步之遥。过去几年,因为注射了不明来源的透明质酸钠最终死亡、梗塞(主要是脑梗)、失明、皮肤坏死的病例,在暨大附一院,年均都会有六七个。

  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前,广东省医学会医学美容与整形分会主委、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刚刚为一名女患者进行了手术。35岁的她,在当地的医美机构里假体隆胸,结果因为手术操作上的因素,出现了感染,求美者的一侧乳房开始严重的肿胀、发热。罗盛康操作手术修复时,发现植入假体的下缘有严重脓肿。“假体必须取出, 清除脓肿,此时手术那一侧的肯定是塌陷的,需要等康复后半年重新填充。其实感染在一个月前的手术后就出现了,可当地同行说是正常情况,用抗生素压下去了,最后拖成了慢染。”

  如果把整形失败,找过来公立医院“返修”的案例当成潜在医美纠纷的话,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这家年手术量3000例的大中心,每年要为”纠纷” 患者修复的案例在300例左右。而在广州市内整形美容专家集中的公立机构如南方医院、中山一院、暨大附一院里,帮其他机构(主要是民营机构)“返修” 的病例数,也在这个规模量级上。

  综合来看,涉及到鼻部、眼部的整形纠纷相对集中,原因多种多样。而乳房整形领域,因为涉及隐私,很多求美者往往会“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较少发生。

  罗盛康主任告诉南都记者,医美纠纷有着众多的因素,其中医美机构不切实际的过渡宣传和求美者的心理预期之间存在着差异是主因之一。在他看来,很多二次修复的病人,是基于对手术效果的不满,这里有操作医生的问题,有植入假体、填充物质量的问题,也有求美者自身预期的问题。

  “在我们中心里,每10台手术就有1台是做的二次修复,但真正是因为手术本身因素引发的纠纷,只占1/3。年均300台二次修复手术,约有100台左右和此前医疗机构的操作有关。”

  比如他刚做的那例35岁病患,隆胸手术后出现严重的感染,这在行业内本是一个极小概率的事情。“发生类似的植入后感染,最可能的环节就在于无菌环境没有达到标准要求,手术当中出现了污染。”

  和操作不当引发的纠纷、事故不同,不明材质、非法材质来源的填充、注射物所引发的,往往更危及求美者的身心健康乃至生命。

  “你可能很难想象,国家明令禁止注射奥美定丰胸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推广。只是将其改头换面换成了高科技生物营养物资和脂肪的结合品。价格异常昂贵,中招的人非富即贵。”

  罗盛康主任表示,综合分析后,那些过度宣传的医美产品,以及熟人”安利”的产品往往更容易引发纠纷甚至致伤、致残、致死等恶性后果。“以前类似‘杀熟’的朋友圈过渡营销还仅仅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盛行,现在看来,很多二三线城市的机构、从业人员也开始学会这个套路。那些没有资格的机构和人员,开始在二三线城市求美者脸上、身上胡乱操作,这非常可怕。”

  针对越来越多的医美纠纷现状,罗盛康主任告诉南都记者,一直以来,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在医美领域接连出现恶性事件之后。从国家到地方对于整形医美领域的治理整顿都在持续进行。也一直在强调要做好广大求美者的风险教育。

  比如整形手术前的术前谈话,类似省二医、暨大附一院这样的公立机构基本都停用了表格似的谈话清单,而是采取一人一策的方式,针对性的给出相应的风险建议。

  “现在明确了,手术前我们除了要告知风险,还要告知求美者有哪些替代方案,各种方案之间存在着哪些差异和不同的风险。绝对不会说一做鼻子,就选择最容易收费的自体肋软骨隆鼻术”。但治理整顿管好了公立机构,一部分其他类型的机构却会贯彻落实不到位,事实上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效果。

  需要提醒广大求美者的是,现阶段所有的患者(求美者)在治疗完成后,都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份证复印出自己的手术、住院病历。如果手术中使用了植入物材料,那么这些材料的相关标记也需要在病历上有所标注。打了肉毒素也好,用了什么假体也好,包装条形码必须附在病历上,不得篡改,违者会吊销执照。“这样便于对植入物进行溯源,也是对求美者的一个保护”。

  至于鼻整形盛行的自体肋软骨手术,完成手术后,建议求美者同步做一个、鼻部的影像检查。有没有取过软骨,是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手术,鼻部填充物质是自体的软骨还是其他填充物,影像检查其实是能够发现的。

  一旦发生纠纷后,关键的第一步就是要保留自己的住院、手术、查房病历,医美机构不能提供电子病历的话,就要求立即封存纸质病历。此外,病历形成后是不能涂改的,这里有着非常严格规定。篡改病历是一件非常严重事情,一经发现医生将受到极为严厉的处罚。

  “现阶段医美纠纷最主要的办法,还是由求美者与机构之间进行沟通、协调。协调不成,可以找医调委这个独立的第三方,他们比较专业,处理起来相对快捷。”罗盛康建议道。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美业网-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门户网站   承办单位:中美业网-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门户网站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美业网-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门户网站建设